孤 柳
2019-07-29 12:16 来源: 毕节日报 作者: 顾 实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住舍往东是一片空地,空地过去是低而缓的土山,山腰有座破败多年的石屋废墟。

那株柳树就一直孤零零地站在石屋前。时值盛夏,风起时就吹动它披散的满头秀发。

整座土山四周?#27982;?#26377;大的树,只?#26032;?#23665;的青草和灌木丛。因此,它显得出类?#23627;停?#21482;要一靠近,抬眼就能看见它孤傲地矗立在那里,似乎有意与周遭的事物保持距离。

那里很久以前应该有户人家,那座石屋没有荒?#29616;?#21069;应该有主。人走了,石屋破败了,只有柳树仍旧立于原地,撑起那片阴晴不定的天空,沉默而倔强地守候着。十年,二十年,或者一百年。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手植此柳的人,就算尚在人间,也该是白发苍苍了吧。我时常无缘由地想,为什?#27492;?#22905;)单单就种了一株,而不是两株或更多呢?#31354;?#19968;株孤柳孑然而立于空旷之中,经历了多少风霜雪雨?

寒冬的冰天,满树叶尽凋零,修长的柳枝结了一层冰,好像披上了水晶的外衣,令人想到的是冰清玉洁的形象,把一世光阴都凝结在了枝头。但它似乎已释然,待又一个春天到?#35789;保?#29992;自己的枝繁叶茂来彰显着一种坚韧不拔。

孤柳脚底下是恣意丛生的杂草和一些柔如无骨却满身带刺的荆条灌木,它们交错生长,互不相让,并且尽力匍匐于土地,似乎也在需求柳树的庇护。

我来此地多年,从孤柳下侧的那条便道不知往返了多少次。向它靠近时,孤柳施展招摇的身段似乎在迎接,走过之后再回头,它好像又在依依地道别。

也许,在这个世间,我们都太孤独。

只不过,?#20197;?#36208;过万水千山,最后?#23637;?#25925;土。孤柳只痴情于滋养它的这方土地,终身不曾远离。

它的根扎在深深的土层里,我的根藏在拳拳的热肠中。

?#20197;?#25191;着地涉足远方,它却从来拒绝远足。我最终知道梦想并不在千里之外,现在回来一并告诉它,孤柳似乎早已洞悉。

但是?#19968;?#26159;想告诉它,柳树应该住在水边,临水一照而风情万种,多么的倾城倾国!在这里,只能与草为邻、被风嘲笑。

世间事,如能两全已殊为不易,完美更是遥不可及。孤柳无水可照,却能独享晴空之下的那一片阳光,没有谁能与之相争,故而成参天之柳。

它也在告诉我,生在哪里,并不重要,只要一心向阳。

每当?#37027;?#19981;畅之时,我就会走上孤柳旁的小路,白天就看浓荫上的那片蓝天,夜晚就仰望树梢头的闪闪星光。春花、夏蝉、秋虫、冬雪,这样寂静地过去了多年。

我在日渐老去,孤柳?#19981;?#26159;那样的孤独,陪着我一起变老。

我有时会对它低语:许多年之后,我该归于尘土了,那时你若在,就请为?#20197;?#26395;一望那片晴空和入夜的星光吧!

+1
责任编辑: 胡秀娥
波克安徽麻将安卓 北京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 江西时时怎么购买 快乐飞艇正规吗 新彊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赛车pk10缩水 重庆时时彩玩法 幸运飞艇是正规彩种吗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 体彩19025期开奖结果 开元棋牌网站地址 爱乐透老时时 五分赛车是官网开还是 时时彩官方APP叫什么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三昇体育正在维护